Episode 31 – 樽頸

一個組織運作了好幾年,總會遇上一個樽頸,進退不得。挨得過,發展就能開始上軌道;挨不過,就會慢慢步向滅亡。

2009年勾屍初成立是蜜月期,加入DNA後醉心參與其中,至2010年DNA計劃無疾而終,加上放手予「龜圈」,勾屍發展停滯不前。 接管電話卡,轉化為胎後,勾屍需要重新樹立形象,拓展版圖,兩週年誌慶大肆慶祝。自此以後,勾屍在往後一年的時間處於頹勢,可以說團體的發展面對樽頸。 Continue reading

Episode 30 – Rice Club

自聯誼圈子形成後,大家打算舉辦定期聚餐,連繫鐵路亦連繫感情。

那時候,胎上不了,僅有的會員也離開了,要重新宣傳最是頭疼。正式宣布胎出現故障之時已是資料庫出問題後的十數天,大家也開始為胎重建作打算:臨時討論區還有新域名。 Continue reading

Episode 29 – 思念春天

R離開香港,到海外留學。

對於大家來說,是一個不太開心的消息。不過,離別以前,總會跟他道別farewell。
提起R,怎能忘記JF呢?自第一代「明天的我為今天的我後悔」起, JF被原作者(即是我)稱作「水餃」。自此,大家偶爾吃水餃時,都會張貼圖片甚至影片,當中又以煎的水餃(煎餃)最多人分享。這一次歡送R,當然要吃水餃。 Continue reading

Episode 28 – 擱淺

「大雨灑過後晴天 是老生空話志在哄騙
從上次吵架後不瞅不睬不見 彼此關係急促擱淺」- 謝安琪 <雨過天陰>

也許大家大抵也沒有想過,當年跟我親密到連TW也質疑我們是同性戀的JW,最終我們的關係僵持不下。(當然我是支持同志平權,不過我不是同性戀的。)

8月跟他以及數位圈外朋友吃飯,說了些不該說的話以後,JW開始展示對我的不滿。雖然聲稱受到酒精影響而說錯了,不過明眼人也許知道這不是事實。這番借酒而訴的話兒,當然也與那個她有關。(關於那個她,以後也不多說了,畢竟已經過去了,再提也沒意思) Continue reading

Episode 27 – 一家人

升上中六,時間愈來愈少。學業壓力愈來愈大,自己也得找些方法減壓。

不經不覺已經來到10月,恰巧AN的家人離開香港,所以他招呼我們一堆朋友到他家中吃火鍋。
黃昏時間來到AN家中,已經有幾位朋友在場,以往見過的M、R等都在場,至於新朋友該是DC了。朋友一個一個到來,最後出現的有CM、DL、JW、TW,還有數位朋友。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