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

那些年,我們做過了許多事,對的、錯的,也很多。

Episode 31 - 樽頸

一個組織運作了好幾年,總會遇上一個樽頸,進退不得。挨得過,發展就能開始上軌道;挨不過,就會慢慢步向滅亡。

2009年勾屍初成立是蜜月期,加入DNA後醉心參與其中,至2010年DNA計劃無疾而終,加上放手予「龜圈」,勾屍發展停滯不前。 接管電話卡,轉化為胎後,勾屍需要重新樹立形象,拓展版圖,兩週年誌慶大肆慶祝。自此以後,勾屍在往後一年的時間處於頹勢,可以說團體的發展面對樽頸。

在我考公開試的期間,除了想了個「金屬鐵路群組」外,亦打算辦網上交通雜誌。慶幸的是,DC有著同樣想法,於是我們這個聯誼群組的成員繼「金屬」後,著手籌備新的網上交通雜誌。雜誌名字與DNA相當接近,正因為我們沒事做而找事幹,所以就叫”NothingDone”。

DC是一個很熱心的人,預備的工作都由他負責。5月,他召集所有成員在網上開會,討論雜誌發展方向,以及開始分工。這一天,剛巧被AW、D、DL等人抓出去吃煲仔飯,還沒有申請流動上網的我要叫AW分享數據,好讓我參與其中。

吃飯之時,我當然沒花心機理會他們的討論,只是間中提及信念、願景等。沒想到討論過了一會兒,就出現了爭執。一些雞毛蒜皮的事,讓部分人感到煩厭。他們逕自決定驅逐他們眼中的鬧事者,鬧事者當然覺得他們的裁決不滿意,於是找上了我和DL。

回家後才得知該次會議有點不歡而散,而討論結果亦與我期望有所出入。最驚訝的該是出版間隔,我大概期望一個月或者隔月出版,但是他們的決定居然是半年。最教我擔心的,也許是相隔太久會否令一般讀者不太關心這本雜誌呢?不過我個人也從第二個角度去思考,也許多花一點時間去完成能確保質素,也不愁沒有話題好說。但無論如何,曾經放寬底線至一季或四個月一期,還是覺得半年實在隔得太過分。

DL回家後跟TW提及驅逐一事,TW聽到後當然對驅逐者不滿意,於是就向他們發火,強調人數不足,他們的決定並不符合規矩。這樣一鬧,DC、S、SN和WO宣佈辭職。花了一些時間,他們才願意繼續回到討論,希望可以搞好雜誌。

上次的會議還有一定事項未能討論,我們亦擬定在另一個週末晚上再行討論。出席的比率依然很低,許多事情沒有決定,該出現的也沒有參與其中。這一次是我感到失望,並提出在四十八小時內解散勾屍。他們也許慌了,也許相當驚訝,為何我會這樣做。本來,這只是激將法,希望他們能夠重新團結起來。

醜人不易做,這一次又是我擔當這個吃力不討好的角色。嘗試鞭策他們,希望他們能夠想出一些辦法,使到過去一段日子發生的事不再出現。時間一分一秒地過,總是沒太多好辦法。我也開始擔心,其實他們是不是沒有心去搞好勾屍。

最後幾小時,總是有人開始站出來,嘗試拋磚引玉,帶動討論。收到預期之效,自然也撤回結束勾屍的計劃,畢竟我也捨不得這個辦了一千多天的組織。

勾屍內部亂糟糟,理應局外人不太可能知道。這些事我們亦沒有對外公開,當然是顧及形象。沒想到出席「他媽過去的鐵路」公眾論壇,居然會遇上SOS。

自從2010年以後,再沒有見過SOS這個人。不知道具體發生了甚麼事,只知道他在這些年間作出許多具爭議性的事情。當我再見到他的時候,總是感到不妙。尤其是他說我們是「小圈子」,凡事需要審批,更說我們已經結束了,我不太想理會他。看到他的時候,居然發現他的隨身物品中,包括那本在網上唱著好看的成人雜誌。

不過再次遇見他,我也有點無言。尤其是他在論壇上,提出擴展輕鐵的「春秋大夢」,我也感到無言了。

這些日子感到疲倦,不知道何時才能越過這個樽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