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

那些年,我們做過了許多事,對的、錯的,也很多。

Episode 30 - Rice Club

自聯誼圈子形成後,大家打算舉辦定期聚餐,連繫鐵路亦連繫感情。

那時候,胎上不了,僅有的會員也離開了,要重新宣傳最是頭疼。正式宣布胎出現故障之時已是資料庫出問題後的十數天,大家也開始為胎重建作打算:臨時討論區還有新域名。

為勾屍購買域名,早在籌備DNA之時已經有此打算。聯盟搞不成,自己也半放棄,事情不了了之。在JW打算更換網存之時再次想過購買域名,不過大家都覺得勾屍在建立胎後若要進行擴展,JW的空間依然綽綽有餘,所以計劃再一次放棄。這一次,大家也許覺得該趁機自立門戶,去除電話卡的影子,購買域名及搬到新網存計劃再一次提起。

當時我的考試過了一半,總算在書堆中偷出一點時間處理勾屍相關事務。打算盡快處理網存事宜然後安置新胎,在行政以至更敏感的財政處理手法上確實跳過許多應有的步驟,惹來的是JW對我做法的批評。

當時為方便處理網存的事宜,抓了數個熟悉建設網站的成員討論網存事宜,KC和L當然包括在內,DC也進了來,前網存負責人JW亦有參與討論。不過,真正討論的只有DC、KC和L,JW「潛水」了。

參與討論的大家都有了共識,就是決定先下訂再叫大家付款。問題出現了,是不是大家都願意付款?退一步是大家是否同意使用網存服務?這些問題是我先斬後奏後需要承受的惡果,我的做法有問題我會承認。不過最叫我不服氣的是出問題的時候JW才施施然「上水」,還要做批評我最厲害的人。

我們願意待他考完試後才修復,期望給他空間溫習。他有沒有溫習我不知曉,現在他在網存一事上沒有任何貢獻,同時更落井下石,這才是令我不高興的地方。

在大家不太願意付款的情況下,最後也只好取消更換網存計劃;至於新胎則暫時寄居L搭建的討論區上,暫時招呼會員,免得會員繼續流失。

聯誼圈子的形成,使我相信通過社交網站開設鐵路群組,能夠聚集更多鐵路愛好者,在暢所欲言的情況下重組鐵路圈。於是,「金屬」鐵路群組出了雛型。不過在籌組「金屬」之時,有朋友告訴我現在已經有個類似的群組,叫「十項全能」。

要了解情況,當然申請加入。CH很快便批准我加入,不過奇怪了為何我加入以後又被推出呢?原來AL將我這個人拒諸門外。大家最初也不知發生甚麼事的,心想是否像BBQHK討論區或「龜圈」一樣,又是另一個會審查別人、搞小圈子的群組?

在這個情況下,當時還有火氣的我給AL發訊息,質問他為何要這樣做。他沒有回覆。

後來找上了CH,當然打個電話問個究竟。他道出了這些管理措施的因由:群組不公開是因為有些敏感資料,不便公開;至於為何會被拒絕加入,原因不是「車站指男」一事,而是因為AL曾與SN就相片一事有所爭執,而我看似與SN相熟,為避免我可能為SN尋仇或生事,故此SN的朋友均被封殺。最後AL和CH等人再內部商討,還是讓我進來「十項全能」。

聯誼圈子形成後,第一次定期聚餐訂於勞動節前的晚上。出席的包括剛考完試的DC和JW,亦有AN、S、SN、WO等。約了去尖沙咀,不過打算去的餐廳已經滿座,最後大家在尖沙咀一帶逛了逛,最後我建議了去「公園餐廳」吃鐵板,「豪食」一頓。不過JW卻說他病了,沒有叫到任何東西。

吃過東西後,大家沿廣東道前往天星碼頭,有人選擇乘車離去,亦有人選擇遊船河吹海風。就這樣,這個四月就完結了。

多事之春看似完結,但之後的一段日子,卻是叫大家痛苦非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