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

那些年,我們做過了許多事,對的、錯的,也很多。

Episode 29 - 思念春天

R離開香港,到海外留學。

對於大家來說,是一個不太開心的消息。不過,離別以前,總會跟他道別farewell。

提起R,怎能忘記JF呢?自第一代「明天的我為今天的我後悔」起, JF被原作者(即是我)稱作「水餃」。自此,大家偶爾吃水餃時,都會張貼圖片甚至影片,當中又以煎的水餃(煎餃)最多人分享。這一次歡送R,當然要吃水餃。

吃水餃的地點,其實是一年多前的平安夜跟JW與其父吃過的那一間。一年了,關係變了。這一天,他沒有出現。出現的,是DC、SN、WO等人。

吃完水餃,我暫時跟他們道別,出席老師的婚禮。

婚禮以後,便開始約他們到旺角~~東~~火車站上面的那個商場吃東西。找了DC、T和一個圈外朋友,當然還有R。禮貌上邀請了很多人出席,SN、CP等人都有,可是他們卻用不同理由拒絕了。至於JW呢,其實也有,不過為何他選擇不出現,他有他的理由,我也覺得別干預太多了,也許是避免見面吧?

吃了東西以後,大家便決定到旺角港鐵站那邊,那個傳聞露台鋼筋比薯片還要脆得多的商場。吃甜品、玩著i板,總之過得很快樂。

離開那天,家裡有點東西忙沒出席。這一天出席的人好多了,DL、M、TW等人當然有到呢,當然JW也有去給R送機,畢竟他跟R的交情該比我深呢。我該慶幸當日我沒有出現,最少我不會遭受到不必要的對待,又或是見到一個我選擇Unfriend而他選擇Block的「朋友」。

正當我在為學業而忙碌之際,剛換的手機閃出了一個教我不知如何應對的名字:Kelly。用上生活智慧手機,「甚麼程式」、「線」都得安裝,追上時代尖端嘛。她開始在「線」找我聊天,最少也跟我訴說有關JW的事兒。

我也是在這時開始,知道JW一些不為人知的事。

這一年的農曆新年來得早。除夕夜,找了AN跟我逛維園年宵,又到了堆填區旁邊的那個屋苑「重遊舊地」。這個新年,AN又開放他的家讓我們去「拜早年」。DC、L和T等人當然也有去拜年,而TW則在上班前過來玩玩。L和T這對冤家,也許是L有時向T問一些不太恰當的問題,T覺得L煩而決定封鎖他。沒想到他們居然在這裡碰頭,而T也很聰明地不對他作任何理會。L其實希望修補關係,奈何T沒有這樣想過。

對於我跟JW與Kelly這段複雜的關係,我也有跟他們分享過我的經歷,而T也給了些意見。

有些事,我總覺得要作了斷,最後我找了JW出來談談。跟他說了我對他的失望,不過他似乎也有點自我感覺良好,不願作出改善。有些事,欲言又止,畢竟假若我告訴他我知道那麼多不見得光的事,受傷害的不只是我,我關心的她當然也逃不出他的魔掌。

二月,校內模擬試,壓力也大了。遇上一個打算利用我的女孩,幸好有Kelly等人協助,總算很快便能平撫我的情緒。更教我意想不到的,該是這件事的Final Boss居然是JW。

還記得他突然重新加我為社交網站朋友,我還是有點懷疑。不過,當Kelly跟我講JW看清整件事情後,才知道我的「用心」。那個晚上,找了他談了一個重修舊好的電話,突然覺得一切都很美好。

誰料到好景不常,也是她的一件小事,跟JW的關係再次變差。不幸的是,這一次關係轉變後,再沒有改善的契機了。

她一次曠課以後,家人便著令要她離開香港。一切來得突然,我慶幸的是在她離開以前曾經請過她一頓午餐。

突然失去蹤影,大家也許會好奇她去了哪兒。不必考究,總之不像R般去到一個資訊流通、暢所欲言的地方,一切還是等她來找我。

Study Leave開始後的一個星期五,在做Listening Past Paper的時候突然收到她的電郵。之後的幾個星期五,也收到她的電郵。電郵的內容,不外乎都是匯報她的生活狀況,也希望我能夠跟JW再次重修舊好。她曾經叫我不要告訴JW她找過我,可後來她又問我拿JW的電郵,以便她跟JW聯絡。

要知道JW的電郵又多又長,給那一個我也不知道。我「自作聰明」地找了JW,問他拿一個電郵地址。可是我卻被他套出找他的事實:Kelly曾經找過我。最後,受JW批評的,居然是我,說我為甚麼要跟她聯絡。當然,她也受罪了,為何她選擇找我而不找他。最後,他們總算有電郵來往,也曾經有復合的機會,可是他們的關係最後卻無疾而終。最少,我知道JW曾經出賣過我,將一些不該告訴她的事向她透露,也在我在社交網站寫的內容抄下來作點評。

同一時間,原有的胎的數據庫突然出現問題,大家都進不了去。大家覺得有點不妥的時候,JW沒說過甚麼。大家都進不到去,僅有的會員也離開了。沒有交代發生甚麼事,自然甚麼人都留不住。隔了一段時間,他才走出來交代實際情況:當年的討論區曾經對數據庫作出不同程度的修改,數據庫其實是有點缺陷的,要修復也有難度。

不過那時正值考試週期,我們也願意留待他完成考試後才修復。也是這個時候,大家開始覺得:該換伺服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