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

那些年,我們做過了許多事,對的、錯的,也很多。

Episode 26 - 兩年

兩年,對於一個在網上發起的團體,是好不容易度過的日子。踏入兩年光景,對外當然會熱烈慶祝,內裡其實開始出現一個為期一年的停滯期。

沒有人想到,YI這個人,先通過反對第三條跑道,在6月中上了一次報。更意想不到的是,同一個月他更在同一份報紙用著他的「真名」,為「龜龜服務更新」作宣傳。連我當年也沒那麼博上報,YI在2011年6月在生果日報「老是常出現」。

當然,人怕出名豬怕肥,更怕失掉工作失掉故障消息來源。7月的最後一日,日月報介紹「龜龜服務更新」時,YI化身了Kevin,加上他的好友Samuel(老實講是真的Samuel,不是為配合Kevin而將該人化名Samuel),說龜鐵「鐵道部化」。其實,龜鐵在「更新」的報導在報章出現後,已經加緊監察一眾員工,務求找出龜圈這班「揚醜」的員工,對外亦通過宣傳,解釋一些故障的發生。

我們其實不太質疑「龜龜服務更新」提供的行車資訊,畢竟搞手確實是龜圈人士。不過,叫我們對他們有保留的,除了是他們得取其他「機密」的手法,更是這些對外的服務中有著強烈的政治立場。我們搞勾屍,支持民主的支持建制的都有,不過我們強調用組織身分發表任何言論,就得除去任何政治觀點,中立是應該的。我偶爾會走上街頭參與社運,但我確實無法認同「龜龜服務更新」經常發表具一定政治意識形態的內容,可能是覺得公私必須分明,私人立場並不能代表一個組織的取向,而使用服務的也未必完全認同這些政治取向。

康城那件事原來也兩年了,當年首個活動在這裡開始,兩周年活動怎麼不再到康城體驗呢?大家時間配合不了,再體驗活動在啟用兩周年後三天才舉行。

啟用兩周年當天,其實只找了BW和TW兩個,重遊舊地,也趁機聽取BW對於勾屍的意見。

真正舉行再體驗的日子,出現的人多了。巧合是當天發出了三號強風訊號,跟當時北上差不多。當時開會說好的年度飯聚,最後也趁體驗完畢的中午舉行。看似成功,不過總是不能搞得有聲有色有規模,偶爾我們也要自我感覺良好地「自High」。

為配合西港島綫工程,上環站在8月初停運54小時。年前傳出此傳聞,當然也會相信,最少不會質疑是否有必要停運。停運的那個晚上,JW等人去了港島,然後給我打電話匯報情況,讓我在Twitter發布最新消息。又一個巧合是,他們在臨時免費接駁巴士上見到龜圈的人,當然他們的出現也很正常。停運的54小時,其實大家都有到港島觀察和拍攝,留下停運片段的記錄。慶幸是,這工程能夠順利完成,沒有在星期一上班時間出現混亂情況。

另一個值得記住的日子是8月16日。除了是DNA在紅磡站牡丹樓開會的日子,也是柯士甸站啟用兩年的日子。這天只有WO和我再探柯士甸,兩年其實也有著不同變化。這天也重新找回兩年前的片段,在兩年前拍下的片段中,偶爾找到不同我們熟悉的身影,YI﹑M﹑R等人都有出現。

這個暑假最重點的活動應該是沿著沙中綫途徑的地區,搞深度行。曾經認真到發電郵邀請不同地區人士來作分享,最後回應的只是在沙田曾經派過期牛奶的那位區議員,說當天家有要事無暇出席。可能太有深度,懂得欣賞的只有BW和「古人」。當然活動最後還是按原定路線進行,不過當中談的也是一些較為瑣碎的東西。

我們心裡滿以為這個暑假舉辦的活動成功,實際上才是一年停滯期的開端。隨著各位的工作愈來愈多,我也要面對白老鼠文憑試,搞勾屍的心力愈來愈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