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

那些年,我們做過了許多事,對的、錯的,也很多。

Episode 25 - 迷路

迷失發展路向,是一個團體最不希望出現的情況。

兩陣營堡壘愈來愈分明,遺憾是雙方每隔幾天便會出現不同的爭執。一時為那個S字,有時就是有年輕會員發表不成熟理論,或是有人到對方「地盤」出言挑事。作為其中一個行政人員,對這些爭執感到極為厭倦。與其讓雙方關係持續惡化,倒不如叫大家坐在一起討論如何處理那些爭端。

更值得大家坐起來思考的,是如何建立獨特團體特色。電話卡時期,許多會員留在討論區中,原因是電話卡會推出不同模擬作品。勾屍接手改造成胎後,作品沒出了,討論話題有時又會曲高和寡,沒有太多人能跟上。另外,有了胎以後,其他事務基本上沒多理會。當年說好的關注,早已丟到一旁沒太多人記得。

經營不理想,是否該思考怎樣搞好?最後定了在6月下旬舉行會議。

這年6月中,強國深圳地鐵的環中綫通車開通(強國地方當然要用強國語言),剛考完試的我找了古人一同北上。誰人料到通車的日子香港正值三號風球的日子,要出外也好不容易,最少家人那一關才是最大的阻礙。

香港刮颱風,深圳卻沒風沒雨。這個北上旅程,叫乘搭過世界級龜鐵龍華綫,也到過機場東。沒有人民幣,也只靠深圳通在機場要買杯麵吃。

相信我跟古人創造的創舉是唯二香港鐵路愛好者親身見證環中綫開通,首通車其他人也應該是當地人。乘過環中綫後回港,這時深圳才開始風起雲湧。有沒有其他人配合我們?身在香港的JW接收我們的電話後幫勾屍在Twitter出資訊速遞。

這個會議,叫「尋找路向」。除了是提勾屍尋找路向,也希望跟士多討論是否有改善關係的空間。

其實一直以來,內部一直有呼聲希望胎跟士多討論區合併,但為何遲遲不能實行?不過是人員問題。可惜的是,這些最值得出來被調解的人員,卻沒有到來。

跟勾屍(甚至是以前的DNA)開會,會議前所訂下的議程,最終都一定不能完成所有題目的討論,反正大家都習慣了。

不知怎得每次會議中我總會有不小心說錯的地方,最後總會有項動議,要求我本人道歉。沒問題,反正我習慣了。

不過大家最期待的,反而是會議後的娛樂環節。會議當天為DL生日,我們無論如何也慶祝一番。乘西鐵到錦上路,到了八鄉維修中心車廠對上的天橋拍攝,到了元朗乘53,去了如心廣場總站的茶水站吃下午茶。這個下午除了遊車河,也私下評論不同人員。

說好的會議,確實為少部份地方帶來發展方向。不過如何完全重新將勾屍推上軌道這個大前提,始終還沒有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