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

那些年,我們做過了許多事,對的、錯的,也很多。

Episode 24 - S

感情確是一件非常複雜的事。

關係確是亂了,大家也許也不知道自己的位置在哪。我當時真心希望他們會沒事的,這是真的,縱使我有一點撻著的感覺。當然,Kelly也希望可以跟JW能修復這段關係。勉強地,他們總算還走在一起,不過我呢,在這時還算是他們的朋友。

朋友總有權跟對方談電話對吧?接下來的星期天下午,她給我打電話,談談天,無所不談,我叫做再認識對方。談的時間,好像是從午間電影談到黃昏財經節目。當然,對於健談的我(和她),這幾個小時當然不夠。這個晚上,我們從晚上十一點半,談到第二天早上六時半,我們叫做進一步認識對方吧。我和Kelly發現,對方有太多東西跟自己都很相似。

那夜凌晨,我跟她談的電話,確使我身體感疲累。之後的星期一,是公眾假期,Kelly可以睡睡覺但我不行,因為我要到游泳池為游泳比賽輸入資料,這對帶點疲倦的我吃力。

花了太多篇幅談談我和JW之間的事,還是要回正軌。

處理完比賽的事情以後,我到了紅磡站,找了當時在出入口阻擋地產經紀推銷生意的TW。當然他有他的工作,沒空應酬我,我明白的,所以我又到那DNA Brainstorming的故地牡丹樓休息一下。

當時,JW忙的除了是與Kelly的事外,另一樣更重要的工作是要向各勾屍委員收集胎的伺服器資金。JW原本打算在這天下午向TW等人收錢,可是他最後要晚上才能出現。我帶著疲倦的身驅,實在待不到他的來臨,先行離開了。

要給他錢還有許多方法的。還記得之前談過有一間大學的有機中心舉辦「香城有機日」?有機中心最後給我們這班組長們搞慶功BBQ,我和JW當然有去。這一天大家還是很好談的,沒有因為Kelly的事而靦腆。錢我給了,有些事實跟他談了,大家看似明白對方的想法。最後,大家居然能無聊到一起玩Kelly的電話,最後Kelly當然生氣啦。

另一樣更麻煩的事,也許是一個S字。除了S加上直線($)確是困擾大家,當年電話卡的S字,在士多更改形象時再次用上。作為這個S的創作者,JW當然不高興。於是,他去了士多討論區發文跟M理論,順道向他收取伺服器資金。在S字Logo上,M最後將這個S扭曲再扭曲,跟原來的S不大一樣,我們也沒話好說。

至於多了直線的S字,M居然說自己不是勾屍委員,打算免卻他的責任。我就跟他談談當時接管電話卡之時已經存在的工作人員名單。不過,懂於計算的JW怎會放過他呢?M要我們公開勾屍賬目,而S則炮製了一張0收入0支出的賬目,氣死M,JW最後當然能夠向M取得金錢。

不過,這些行政上的問題,也間接令士多和胎的會員出現另一番爭論,這叫大家不安。

後話:最後我居然進了這所大學,這是我意想不到的(或是說沒有想過)。當然我也是在這所大學利用天地堂之間的時間,完成這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