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

那些年,我們做過了許多事,對的、錯的,也很多。

Episode 23 - 看玻璃

深入龜鐵重地,並不容易。難得有機會去青衣的車務控制中心,當然要把握。

生日晚餐以後,我便參加了學校的訓練營。這個被傳媒描述為「魔鬼」的訓練營,卻確實為我帶來啟發。參加這個營,幾乎要跟世界斷絕聯繫,最少不能使用電話。離營的那一天,出奇地遇上前幾天才跟我們吃晚飯的版主「湯米」,當然要抓緊機會跟他拍照。

與世隔絕的幾天,留言信箱只有當時的友好JW的留言。印象中他給我說笑話,最少他仍然在意我這朋友。離開的時候,收到的是Kelly的SMS,當然是問我的情況。跟她談著談著,她說要為我這位新朋友送上生日卡。

思考著思考著,又想起了一兩個星期前JW跟我說的話:「你知道嗎,Kelly說昨晚跟你談完MSN以後,有點兒喜歡你。」

本來我不太認真去看待這句笑話,不過感受到Kelly對我的熱情,居然使我認真看待。試想想,第一天見面,晚上在MSN交換電話後一個小時內便已經開始發送SMS。現在又要為我這個新相識的朋友送上生日卡,主動程度非一般女孩所為。想著想著,難免真的會覺得她對我有點意思。

離營後的那一天,這是大家關係極為複雜的一天。那天早上,JW本就與Kelly相約逛街,而JW那天也選擇跟我到九龍城素食店試菜。兩個約會之間當然不會重疊,中間亦有空檔,要送生日卡當然是在這段極短的時間。為免JW對我們造成誤會,我們都沒跟JW說Kelly給我送生日卡的事。

開始對Kelly是否對我產生意思作出提問,卡上的內容就是關鍵。慶幸的是,這並非好人卡;遺憾的是,有沒有意思我都看不出。無論如何,我仍在跟JW吃東西的時間內跟Kelly發送SMS。

不幸的是,JW似乎已經發現這件事。在Twitter上一句Last Warning,我還以為這不過是對於社會或是他的圈子中作出警告。那天晚上我主動問他,他才跟我說我入侵他的私人空間,還有胡亂加他的朋友,搶Friend也。最後好像跟他作協議,不再作出入侵私人空間的事。在道德倫理上,我們其實應該跟他知會一聲,最少可以釋疑。那時候,我們確實錯了。

生日卡上,Kelly留下了一個問題:她想知道我有甚麼生日願望。為了要知道她是否對我有意,我假意說這一年想跟女孩有所發展,對象則暗示是她。始終是新相識,大家都會對對方有點懷疑:我會懷疑Kelly是否JW派來作試探的;Kelly則懷疑我是否認真想跟她發展。當然說我沒有對她產生意思,肯定是說謊。

這個晚上,一切都被揭發了。

Kelly和JW吵得很厲害。我知道,這跟我完全有關係的。

當然,在他們吵架之際,我也要作一些表示,當然是希望好好照顧Kelly。慶幸,Kelly也知道萬一她接受了我,我和她都不會好過,要背負許多的惡名,其他人亦會閒言閒語。

之後的那一天,我便到了龜鐵在青衣的車務控制中心。在前往青衣的路途上,我終於也跟她表明心跡,最少她也暫時放下了JW,嘗試跟我發展。開始至結束,不過是半天,因為這真的是雙方的嘗試。

說回車務控制中心,其實跟預期差不多,不過是從房間的玻璃看看車務控制的心臟地帶。最後當然有紀念品,那就是笑哈哈單行簿。

回家後,電視正播放王子大婚。這件喜事,加上這半天的非正式關係,確實讓我感受到無比的甜蜜。當然,要得到這個晚上的甜蜜,就得付出一定的代價。

「情義兩難全」,在這一天我深深體會到這話的意思。一切沒有部處,只是為求證,最後卻動了真心,我的介入我認為是無心。不過,我的無心卻造成傷害,最少Kelly和JW的關係出了問題。

一個晚上,JW哭著打電話給我,說道他放手,希望我能抓住她,又叫我打給Kelly。Kelly其實也面對兩難局面,到底要怎作選擇。

我的介入,確實考驗著他們倆的感情。JW本來就說對她沒大意思,不過不希望令她傷心才沒有拒絕她,有個真的對她有意思的人出現,最少JW可以得到解脫。

不過,日久確會生情,現在叫他放手真的是難。沒有我的出現,也許JW也不知道自己當時其實也喜歡了Kelly。

最後,他們當然也沒有分開,不過他們倆的關係確實開始產生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