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

那些年,我們做過了許多事,對的、錯的,也很多。

Episode 22 - 食飯

我們每天都要吃飯,每餐飯的分別在於在哪裡吃、吃甚麼,更重要的是跟誰吃。

「香城有機日」過後,還要過了一個星期再跟JW見面。

這一天是學校的小六面試日,作為領袖生的我,當然要回去幫忙。不是時時刻刻都要當值,當然要趁空檔的時間上上社交網站。看到上線的…居然有傳說中Kelly!加了Kelly一個多月,但總看不到她上線。我當然要趁她在的時間,找找她聊天。儘管我知道她跟JW的關係,我仍要扮得一無所知,只是跟她討論JW遲到這陋習。無論如何,總算找到話題去聊聊,也決定交換MSN。

下午找JW前,自己內心開始矛盾。難道想像到這將會使大家的關係變得混亂?不知道,也許只是心理作用。不過無論如何,我也沒告訴JW,免得製造不必要的麻煩。

晚上我和JW在大圍有飯聚,吃過飯後CCTVB播放電視劇結局,我上了JW家看電視。印像深刻的,可算是他在接到一個來電以後,突然變得非常溫柔。聽到那些對話,連我也忍不住叫著:「好冷啊!」,連電話中另一邊的人也聽到。

時間一天一天地過,我也在內心自我安慰:我不過是結交朋友,正如當年KH的女友。

在學校統測完結的晚上,其實是Kelly生日的日子。難得完成測驗,當然要讓自己放鬆一下。看到MSN的在線名單,也看到了Kelly的名字。

我繼續充當無知,只問到一些極其無聊的問題,想不到居然可聊上數個小時。最少,我當然好奇JW如何跟他慶祝生日。更無聊的,該是我在MSN的狀態上寫著「啊嫂別玩弄我」。Kelly問我想說誰,而我當然繼續扮作無知,轉移話題。當時的我,只是將她視作朋友的伴侶,沒想過要發展進一步的關係。

誰也想不到,之後的那個早上,跟JW談電話,JW在掛線前說了一個不該說的謊話。

「你知道嗎,Kelly說昨晚跟你談完MSN以後,有點兒喜歡你。」

「真的嗎?說笑而已吧?」

當時的我沒有認真去理會這句話,只一笑置之。因為大家都知道,這是不太可能發生的事,認真我就輸鳥。

接下來的星期天,找了JW。他決定要給Kelly買禮物,我跟隨他並給他意見。

買東西以前,Kelly打來問一些有關化學的問題。作為學兄的JW,當然希望能夠解答。不過,修讀文商科的他,卻無法解答她的問題。最後,JW便叫我上網找找資料,讓他可以回答。

買禮物到了精品店,挑選音樂盒。我還記得當時他說要送個Happy Birthday的音樂盒,大家也可能覺得非常的合理。不過,我則認為:買個Happy Birthday的音樂盒,收禮人也只會在生日前後一個星期才回拿出來聽。如果我是他的話,我會選Love Tender,最少收禮人可以隨時拿來聽。最後,JW也當然聽從我的意見。

說到這裡我也開始感到非常的悶,不如談談TW吧。

認識TW的人都知道,他的立場支持九鐵。當然,原則不能當飯吃,要工作也選擇了龜鐵。不過,雖然穿著黃色的制服,內心仍支持九鐵。

他到了紅磡站當車站助理,而我終於找到時間去探班,還找上了KC。

沒怎特別的,他也不過是普通的車站助理,在列車開出前不讓乘客上車,在月台解答乘客的疑難而已。不過,由於他的立場是支持九鐵,我們會玩弄他,例如搭東鐵下一個站是否旺角、在旺角站能否到新世紀廣場等,非常無聊。

復活節假期的第一天,我跟妹妹去文化博物館參觀動畫展覽。看完以後,我們找了JW吃飯。出奇的是,他居然叫了Kelly加入其中。

我跟Kelly在午餐中首次見面後,在MSN中有更多的討論。我還叫她跟我SMS,想不到剛給她我的電話號碼,她在一小時以內已經開始找我。總之,我想不到她是如此主動。

不過,最叫我引頸以待的,還是在胎找人跟我在生日前跟我吃晚飯,而我也將活動命名為「勾屍甸拿」。

在大圍找JW,打算上門找他一起出去。不過他有他的事情要忙,還說道「別入侵我的私人空間」,將我拒諸門外。要知道我最擔心的,該是他又再遲到。不過,既然他不讓我進去他的家門,我也提早出發。

勾屍甸拿去的人並不多。JW當然有去,還有S、WO、T,還有一位版主「湯米」。人數雖少,不過大家也吃得很高興。最早到達的,是「湯米」。我跟他聊聊天,S和WO也到了。當時大家也沒事情做,我也決定給Kelly打電話。說是打電話,其實是玩電話。不過,最後都找不成。隨後,JW和T也到了。

一段小插曲是,當時我們也找上D,不過他在當天晚上遲遲還沒下班。當他找上我們之時,大家都差不多將東西吃完,他當然感憤怒。我們終於在附近的一間遊戲機中心找到D的蹤影。最後,我們也花了一定的心機,平息到他的怒火。

上得這個討論區,也許會知道青衣有一塊大玻璃。終於,我也有機會去看這塊傳說中的大玻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