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

那些年,我們做過了許多事,對的、錯的,也很多。

Episode 21 - 而我不知道KH是誰

「而我不知道陳偉霆是誰。」 - 黃曉明

曾經,我將KH視為友好。不過,在DNA中,我跟他所屬的陣營並不同,關係也開始變得平淡。甚至,我曾經想過不再理會。

我是怎樣認識KH呢?那就要時光倒流到2008年1月…

當時我剛開設網誌,看到另一個網誌記錄兩鐵合併前晚上的情況。巧合的是,我在這個網誌找到我的身影。就這樣,我到了這個網誌留言,希望認識這位「博客」。後來,更邀請了他出外,尋找當時還有很多的九鐵標誌。慢慢地跟他變得更熟悉,談的內容也不只是鐵路,校園、生活甚至感情都會聊。也許大家都是金牛座吧,總會有點牛脾氣。最少,大家也會大概懂對方在想甚麼。

跟他認識了一年多,他開始認識AW、D、T、V等人,而我也從反BBQ一事上認識到他們。後來大家籌組DNA,他反而慢慢從AW、D等人的加圖,走到龜圈中。更令我失望的,是KH居然將他在「我講」討論區的戶口讓給YI使用。道不同不相為謀,我也很少去找他。

JW當時是否取代了KH的位置呢?可以這樣說。在KH轉投龜圈的同時,誤撥的電話卻將JW和我連在一起。也許如此。

Sam Luk Ling以後,大家仍然有更多機會見面。三月,一間大學的有機中心舉辦「香城有機日」。作為有機大使的我們,當然會參與其中。月初的一個晚上,聽完組長簡介會,大家去了九龍塘吃晚飯。印象深刻的,是他帶我到前畢架山隧道的位置,然後再去「肯得雞」叫雞吃。

「香城有機日」舉行前,我和他見面的機會更多了。舉行的三天前,他約我在晚上七時半在文化中心看表演,不過他居然在表演開始前15分鐘才告訴我剛在小睡中醒來。算吧,JW遲到是閒事,不必過於在意。完結以後,我跟他去了星星行的大快樂吃鐵板餐。大家決定共享一個餐,並在等候的時候寫下大家對對方有甚麼不太滿意,當對方做得不太好的時候,能夠互相提醒。

吃完飯,他在尖沙咀街頭跟我道出他跟Kelly的事,原來他當時跟Kelly已經開始拍拖。主動的是Kelly,JW不希望使她傷心,所以沒拒絕Kelly。當然,這是我預計以內的事,不過是他在我面前首次坦誠承認拍拖。

第二天,我再沒追問,只是跟他到大學為有機日準備物資。

有機日舉行前一天,我居然忙得休息不了。早上去了九龍灣展貿中心參與青年論壇,下午則過中環為有機日進行佈置。我跟他在黃昏,在文化中心內出席藝術節青少年之友的嘉許禮。朋友獲獎,我當然感高興。不過,JW則選擇跟一同獲獎的朋友們聊天,當中不乏女孩。在文化中心告別,我選擇到文化中心外,參與熊貓會的「地球一小時」活動。

其實在「地球一小時」活動散場時,我遇到了久沒見面的KH。我沒有上前跟他打招呼。

我跟著他到尖東站,坐在同一列列車到紅磡。繼續跟隨,直到我在大圍下車。有趣的是,KH在我下車後,發短訊問我是否搬到新界居住。我沒有回答。

最後,我回到港島,去親戚家借宿。本來還有叫JW去這裡留宿,最少方便大家去活動地點,連我的親戚也不反對。不過,最後還是他的家人不同意,才就此作罷。

「香城有機日」,我和他都要在一整天中幫忙。崗位不同,大家見面機會不多,不過TW等人仍去探班。有時候見到他,他總在溫柔地講電話。我會承認,有時候的我並非大家眼中般清高,我曾用紙抄下Kelly的電話,不過那張紙最後卻不見了。無論如何,總算工作一整天,活動完結也回到大學幫忙收拾。

KH對朋友說的東西,沒有收藏得那麼多。最少,他會跟我談感情,而我也曾經與他當時的女友見面。我也有跟她聯絡,最少曾經做過中間人。

我跟她聯絡,最少KH沒有太大反彈,也許是希望我從她套口風,知道到底她想怎樣,畢竟他們的關係太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