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

那些年,我們做過了許多事,對的、錯的,也很多。

Episode 20 - 新年新意思

「熱烈地彈琴熱烈地唱 歌聲多奔放個個喜氣洋洋」- 徐小鳳 《喜氣洋洋》

那一次,跟R等人到沙角邨,吃火鍋為他慶生,TW對於我和JW的友好關係稱作「龍陽之癖」(意指同性戀)。他媽的,我跟得走在一起活動就同性戀,那大家跟我都很危險吧?我可喜歡女孩的!

不過,雖然旁人說「龍陽之癖」,我還是跟他一起活動,似乎未受這些評價影響。

深圳地鐵在那時剛開通二期第一階段的路線,我便找上了BW、JW與古人,在不通知家人的情況下,在農曆新年假期的一天,悄悄地「北上尋歡」。尋甚麼歡?當然是在鐵路處所中進行遊蹤的歡樂。

早上大家都特別早起來,八點多就來到深圳。到了市民中心,便在附近遊走,到了少年宮那邊。乘大巴過去布吉那邊乘龍崗線,在布吉那邊「叫雞」。放心,「肯得雞」的雞沒有太大問題的,最少我們叫完都沒病。下午則去了蛇口線,看到未開發地區的荒無。

尋歡一天後,我們回到屯門吃飯。在深圳灣乘巴士回港時,JW拿起電話,跟一個人絲絲細語。

據說,我曾在胎寫下MaD記,文筆雖好但居然劣評如潮?因為,寫MaD記便令「明天的我為今天的我後悔」停稿,使到TW等追看者批評我的做法。值得一提,我在這一年的MaD居然遇上J。MaD那幾天我有時會找他,當然我還記得他算是龜圈一員。

提起龜圈,怎能忘記YI呢?跟AW提起BS跟我說有關FM的事後,他說要在新年跟大家吃一頓,趁機跟大家談談龜圈的人士。新春,他找上了我、DL、TW、JW等人在小欖燒烤。

大家愈談愈興奮,也想了很多方法去抗衡龜圈,免得他們在圈中座大。當然,首先要做的便是要善用現有的資源,就是將勾屍搞好,使胎走上軌道。另外,也要對身邊的人有所提防。

新春過後,大家仍然會去行大運。適逢JW在省電比賽中贏得兩大兩小的Sam Luk Ling門票,他找上了我和兩個妹妹在新春後一起到昂坪。沒錯當天真得很開心,吃過豆腐花,參加免費導賞團,參觀心經簡林。

更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我在搶得他的名牌「魔力佳」筆記本,看到一首歌:

My Kelly is over the ocean, My Kelly is over the s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