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

那些年,我們做過了許多事,對的、錯的,也很多。

Episode 18 - 突然又已一年

在DNA亂局中,2010年也差不多過去了。甜橙巴士公司看到2009年除夕夜的開蓬巴士路線受巴士愛好者歡迎,這一年再接再勵,在除夕夜再次開辦了開蓬巴士路線。我繼續來「趁墟」。出席的,其實都是那堆人,BW呢?BW也好像去年一樣,在我的游說下才到來。同樣地,他沒有跟大家去瘋狂,只是靜靜的坐在巴士上。(基本上,這一段是從第十一集抄考出來的。)

不過,這一年值得指出的,是這一次大家有嘗試作一些舉動,試令DNA這個圈子勉強作出補合。TW/DL兩兄弟這一年分別坐在兩輛開蓬巴士:TW跟我同一車,至於DL則(被)跟了KH、J、T、V、YI等人同車。當時的我,其實還覺得YI說的話很有見地,也跟他在電話中匯報我那輛車所發生的事。

當時的友好JW在哪?則去了西九龍。無論如何,當時大家也沒想過要跟他會合。

巴士遊完結以後,大家各散東西,而我則跟BW過了九龍站,尋找2011年第一位認識的朋友:古人。從九龍站步行到廣東道,在漆黑一片的商場探索,到了天星碼頭。在海旁漫步,談談心。去便利店找點吃的東西後,便到了紅磡站大堂坐下聊天。跟他們談的,是我自認2010年最失敗的一件事:組織DNA。最後大家乘車去九龍塘,在露天的東鐵月台吹風談天拍照,之後走到地底找iCentre上網。當然,去到接近清晨時份,大家也決定回家休息。

剛踏入2011年,交通網絡群體就發生了大變化:JW宣佈結束電話卡討論區的營運。糟了,他怎沒跟我提過呢?也許這與我無關吧?

本來就跟我沒關係,不過TW的決定,又將我扯進有關的事宜中。他居然以勾屍的名義提出接管!其實,當時我將勾屍易手予YI之時,YI曾叫我鼓勵他組織Done Nothing Alliance,以分散他對勾屍的注意力。TW這樣做,不就令我困在兩難局面?

我說過我當時對搞不同組織已心灰意冷,當我知道TW的決定後,更給電話予勾屍的創會委員S,跟他說接管討論區的壞處。好像我能夠說服一兩個人反對接管,不過沒人能阻TW,最後還是決定接管。

這時要煩惱的,是如何取得被易手的勾屍。幸好,YI當時沒太多心機打理,要取回勾屍戶口的控制權,其實不太難。結論是,勾屍是在不知不覺間從TW轉手到YI手中;而TW也是在不知不覺間從YI奪回勾屍,背後的Final Boss不就是我嗎?

下一步,是安排人手處理接手電話卡討論區相關細節。JW作為儲存空間擁有人,自然繼續當管理員。我曾經營過討論區,更做過電話卡討論區臨時管理員,管理員也有我的名字出現。S也開過討論區,做管理員對他難度不高。至於技術部KC,也是當管理員的料子。不過,TW呢?當時大家討論誰做管理員之時,他走開了,所以當時沒算上他。其實,這樣做又真不好,我也要正式跟他說聲對不起!

接近交接時間,大家要忙的更多。S做了幾張橫額,說的是「馬照跑,舞照跳」。而我則在內部討論區中跟各管理人員表達願意聆聽的意思。雖然如此,但電話卡討論區的會員仍然對勾屍存有擔憂,畢竟他們對勾屍毫不認識。

經歷DNA大家做事散慢不團結的辦事態度,我也不希望電話卡的人再次重次犯上同樣的錯誤,我決定開始寫第一代「明天的我為今天的我後悔」的故事。

(P.S. 我是在90號上完成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