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

那些年,我們做過了許多事,對的、錯的,也很多。

Episode 15 - 完了吧 如無意外

當TW以為電話卡的加入是DNA的重大進展,反卡派並不認同。下一場會議,更是兩派人的角力。

7月中開了會,作了許多重要決定,其中一個是網站與討論區的基本結構。當大家開會後沉醉於推進DNA發展的興奮心情,卻無繼續部處未來發展。雖然不再成為會議主席,不過我仍叫L替DNA架設實驗討論區。我們的好意無人心領,反而成為被圍攻的對象。在MSN群組中,他們說我跟L自把自為,自作主張,未得大家批准便利用DNA名義推出討論區。當大家對我們圍攻之時,V卻是少數私底下認同我和L做法的人。V認為,我們有的是先見之明,不像他們只談不做。

反卡派大多是龜圈的朋友,與AW、D等圈子相比,龜圈朋友的學歷普遍較高。當時龜圈不斷在社交網站有意無意批評當權派AW等人,而我在不認同他們對我的批評之時,不知不覺間我也好像成為反AW等人的其中一員。令我不太滿意的,是他們有太多聯誼活動,但實事做得並不多。至於他們則認為:當權者不做事,想做實事的卻沒有實權,這對組織發展極為不利。

當然,我會認同電話卡的加入能夠使圈子更多元,不過在巨先輩面前做得不太好又有點兒不能接受。當然,對他們不滿的不是我,而是反卡派的人士。

8月8日第四次會議,去了九龍灣一工廈某單位召開。約定在上午在九龍灣站召集,不過卻出現人員失蹤。AW等人確實來了,反而龜圈成員則缺席。「被自願退出」的KC也有過來,看看是否能夠再次加入,同行的還有住在坑口的CP。上午不夠人,當然不能開會,最後各有各精彩:AW、D、T等人去打機,CP、KC則四處遊。我則找了M和R談談天。最後大家在中午去比薩客吃Pizza,T亦談談下午正式開會的座位安排,準備與龜圈/反卡派宣戰。

下午再次召集,肯定的是龜圈當然會出現。雙方似乎也開始盤算著如何對付對方。

要出現的差不多都到齊了,S有事來不了,JW也因要負責展覽導賞工作而缺席,至於KH,據說他病了。CP本身與JW相熟,故JW授權他代為表決;KH來不了,找來了YI。

實際雙方爭論的,除了是經營方針、硬件等問題,有一些看似只是雙方意氣之爭。值得一提,他們曾經提出譴責我與L、審問電話卡的動議,奈何時間不夠,也沒有下文。

有下文的,是雙方繼續互相攻擊(或是評論)對方。AW在歸途上跟我們訴說YI對他的批評,至於YI,則選擇在MSN跟我說一些他過去的見聞。

8月中我跟同學參加世博交流團,出發前的晚上我決定不睡,以免自己睡過頭趕不及去機場。YI在這個凌晨到我的其中一張相片留言,而我就借此機會跟他對話。他在對話間,說到自己如何協助公民黨在反高鐵一事上提供許多鐵路技術支援,更給我送了一份「禮物」。而事實上出發當天,正是柯士甸站啟用一周年,被留言的圖片是啟用日拍下的,給我的離物也跟柯士甸站有關。最後很記得YI讚揚我、CP和JW,說到我們充滿智慧。

沒有人想到,我不在港的幾天,正正是多事之秋的日子。他們的衝突愈來愈激烈,最後好像也一拍兩散。沒有人跟我說過這幾天發生甚麼事,要知道在強國要得知DNA的消息,非翻牆不可。他們在社交網站發表的言論,我都是回來後才能一一看完。一夜間,專頁不見了,多個群組消失了。實情我也不知道,只是知道,DNA正式玩完了。

兩邊角力並未因DNA正式玩完而結束。TW等人打算重整DNA旗鼓,將_Done Nothing Association_改組成_Done Nothing Alliance_,用新DNA吸納原有DNA成員;至於龜圈人,則對全情投入DNA而半荒廢的勾屍虎視眈眈。當時的我一下機便夾在兩方之間,最後我也得投靠一邊。對不起,被人讚完以後我確實有點飄飄然,加上年內困在DNA種種鬥爭感到疲累和心灰意冷,最後我接納了龜圈的方案。

為何他們會看上DNA中規模最小的勾屍呢?還記得勾屍拍的片段曾經在報紙的一小角出現嗎?我代表勾屍出席了許多龜鐵諮詢會,片段也上載到影片分享網站。這些影片,確實是很好的資源,可將勾屍塑造成壓力團體。有了勾屍,假若要推出鐵路相關項目,有著無比的方便。更重要的是,正正是勾屍規模小,易手確實沒太多人理會。

肯定的是,龜圈早就不希望TW兄弟留在易手後的勾屍。後來看了他們給我的電郵,才知道他們也不希望AW和T在勾屍易手期間參與太多。這個時候,他們應該也開始部處推出「龜鐵服務更新」,假若能充份利用易手後的勾屍,將會有助勾屍的發展。不過,他們也沒想到,在易手期間,出現了一些事,使我這個放手讓他們搞好勾屍的人,重新奪回勾屍的控制權。當然,沒有勾屍這個名字,龜圈仍能依舊按他們的計畫推出「龜鐵服務更新」。

電話卡加入DNA到DNA玩完不過是一個多月,電話卡是不是DNA的殺人兇手?我的理解是,非也。(稍後將另開文章討論DNA之死)對電話卡那邊來說,他們不過是惹起兩派罵戰的源頭,他們基本上可說是置身事外,DNA玩完對他們沒有大影響。不過,電話卡以後的路又如何?是否還像之前一樣,那麼一帆風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