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

那些年,我們做過了許多事,對的、錯的,也很多。

Episode 14 - 終於肯開會了嗎?

叫DNA的成員開會(甚至是現在勾屍的成員開會),我總是說難過登天。無他的,大家太多活動,又或是…根本不願意作出承擔。

作為臨時會議主席的我,看到DNA多個月來都沒有大進展,開始擔心了。7月了,還不趁大家暑假有空的時候推進DNA,最後只會原地踏步。當大家的MSN有著大量DNA相關的群組,成員大致相同,不過卻並非所有人都在所有相關群組當中,實在教大家混亂。為何當時開了那麼多群組?其實不又是大家嘗試去製造不同的小圈子。這些討論群組都是以DNA開頭,配以不同的名稱,高峰期同一時間有六至七個群組同時運作。將自己不太受歡迎的人排除在外,讓他不能參與其中。

另一個問題是,人多未必好辦事,反而手腳亂。人太多,你一句我一句,最後許多決定都做不了。每一個組織有五、六個人,加起來已經是十多人。去到這一步,我不得不出手,要求整頓各群組,也要開設核心討論群組,每個團體派出三人參與討論。

當這些手段都未能解決問題時,唯有叫大家坐下來解決。幸好家人在7月的一個周末回了深圳,我也馬上召集DNA的成員來我家開會。

難得大家有空,我們當然希望能夠處理許多需要處理的議題。花較多精神參與DNA事務的還有L、T等人,他們也爭取在會議前提交更多的方案和資料,以便討論。最為關鍵的是確立DNA的大致運作模式,決定了伺服器等。至於DNA的主席也在這天決定了,由AW擔任。

不過,是否所有人都來了我家出席會議?非也。

過來的,都是加圖和勾屍成員。巴打的大多沒有出來,只是在Skype跟我們對話。他們是否不願意出來?這不得而知,不過他們的立場很明確:對於我們這堆人找他們口中的「臭甜圈」電話卡合作,他們是反對的。不過,走到我家的人數比起在網絡參與的人數,還是較多。

電話卡在哪方面得罪巴打?在鐵路討論區上,他們發文一些不該問的問題,還要用著電話卡這個名字,使到龜圈以及一班巨先輩對電話卡反感。

不過,對於麵包橋事變減少在各大鐵路討論區出沒的我,對這件事不太知情。即使部分態度較溫和的DNA成員知情,他們也主張希望慢慢協助電話卡改善形象,而非將電話卡拒諸門外。在DNA考慮的合作名單上,電話卡其實榜上有名。早在2009年10月,我便曾跟電話卡的M等人接觸,討論是否有著合作的空間,後來大家沒跟進,事情不了了之。

這一次開會以前,我們再找來了電話卡,而他們也積極考慮是否跟我們合作。既然如此,我們也邀請他們列席這一次會議。

當時我只希望找他們作合作夥伴,沒怎考慮讓他們加入DNA。不過,有些主張DNA多方面發展的成員,則認為邀請他們加入DNA有助增加團體多元性。

電話卡的出現,導致DNA分成兩大派系:以AW為首主張讓電話卡加入的「撐卡派」,以及以龜圈為主反對電話卡加入的「反卡派」。兩派人爭論的重點,主要是到底應否讓電話卡加入,以及電話卡的加入會否影響DNA整體的印象。

投票中,由於撐卡派與電話卡成員都在我家,反卡派則在網絡。撐卡派的人數較多,最後也決定讓電話卡加入,反卡派當然對這個決定有微言。

對他們來講,DNA在這一天得到重大進展,當然值得慶祝。隱藏已久的DNA專頁在此時開放,邀請相關人士讚好。D、T等人去了巨盒唱卡拉OK慶祝,至於我則找了JW,跟他交代大家從未猜想過的情況:電話卡加入DNA。

DNA的兩大派系,會否使DNA出現亂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