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

那些年,我們做過了許多事,對的、錯的,也很多。

Episode 13 - 來電

沒有人會想到,一個來電促成了一段複雜的關係…

認識我的人也許會知道,我其中一個身分是學校的Peer Counsellor。試後活動期間,我和其他Peer Counsellor的高層一起開會討論來年方向。開會時一連接了三個電話,一個是同學,一個是家人,還有一個…其實是打錯的。

這位神秘的來電者一開口便這樣說:「喂!你現在去到哪兒?」

我正在思索到底誰會有興趣知道我在哪,剛才給我打電話的同學不是早已知道我回到學校開會嗎?

他又問我:「你到底要不要《今日九巴》的?」

這時我更困惑,反問他:「你找誰?」

他終於跟我表明身分,道:「我是JW啊,你是不是林先生?」

這時我終於能夠回答他:「你打錯電話啦。你是不是在社交網站上找到我的電話的?」

他當然答是,這也該是我預料到的答案。始終要開會,我也不便跟他談太多,也要掛掉電話。

不過,這也使我對這個人更有興趣,畢竟我早已未聞其聲,先聞其名。這個意外,確實促使我跟他更為認識對方,也知道原來大家早已碰頭。

接下來的日子,大家經常約出來。與他和KH夜遊九龍灣、跟他出席不同的活動、到機場攝影、賣旗等,他亦曾去我工作的地方探班。

最印象深刻的,該是那時找了我臨時當上電話卡討論區的管理員。明明跟模擬圈的人不認識,不過我是叫以前開過了討論區當過管理員,算認識一個討論區的運作。臨時管理員當了一個多月便完結了,但我不見得與討論區的會員相熟。也許是自己太多事情要做吧?不過這個時候,我也大抵沒有想過半年以後,我就會成為這個討論區其中一位管理員吧?

我與他慣常的做法並不一樣,最少應該是如何處理無謂發言的方式。當我認為直接刪除是可行的,我卻要習慣將這些文章移到回收箱中。當然,其他方面,也不是太麻煩的,我也可以應付到的。始終我算是一個經常遷就別人的一個人,我去遷就這些規則沒問題的。

也許JW是一個據理力爭的人,總帶著一份執著。我沒說過有執著是不應該的,最少我也對一些做人的原則而執著,勉強可以叫「擇善固執」。不過有時候是不是應該去執著呢?那也許要看看情況。

有一次跟他去機場後,到了青衣吃東西。離開時,他打算到客務中心增值,卻遇上一位插隊的大叔。「見義勇為」的JW,馬上上前跟那插隊大叔理論,大叔應該也有用粗口回敬他。總之JW也算忍讓,沒說一句粗口指摘他,但用了不少心機叫他排隊,而大叔看來也不夠他說,乖乖地排隊了。當然插隊確實不應該,我也覺得JW跟他理論其實是沒問題的,最少那位大叔沒有讓步的意欲。他再不行動的話,也許其他路過的乘客會叫那位大叔歸位,這是原則的問題。

也許電話卡在加入DNA後,跟他有更多交流的機會。這九個月,也許也過得很愉快。不過,隨著時間的改變,人會慢慢地改變,我當然會有所改變,他也當然不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