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

那些年,我們做過了許多事,對的、錯的,也很多。

Episode 12 - 下一步?

下一步該怎麼走?誰人能夠給予我們一個清晰的指引?這是一個難題。

一直也有跟周先生聯絡,他有時候會跟我分享一些鐵路發展的消息。5月的時候,他推介了「如何促進運輸基建項目建設的公眾參與」焦點討論會議。這個會議是由龜鐵公司委託進行研究,以了解市民對公眾參與的期望,包括公眾參與的範圍、時間以及方法等,為未來公眾參與香港運輸基建項目發展提供參考。DNA其實也有好幾個月沒有特別的作為,這個活動也許是其中一個起步點,雖然參與的只有我。老實說,這個活動收集到的意見,確實協助了龜鐵公司改善鐵路項目諮詢,例如為不同項目推出所屬之網站等,增加與地區居民交流等。

其實當天我的發言並不多,主要發言的都是一群單車愛好者,針對單車徑安排等。當然大家所屬的界別不同,我們也要聆聽對方的意見。完結以後,我也打電話給KH,跟他談談會議的所見所聞。

相信學生感到最痛苦的時期,應該是六月。除了是二十多年前六月的學生慘劇外,期終考也是讓大家叫苦連天的。考完試以後,也要讓自己放鬆一下。

6月26日,我參加了一間大學的有機大使畢業禮。那一天早上,很記得下了一場很大的雨。當時也心想:也許在今天,要跟這個計劃來一個了結。沒想到,當時我仍不認識的JW,居然在會場的另一方…

兩天後,是HY的生日。那一天,他找了我和T與V,一起跟他慶祝。到油麻地吃過了煲仔飯,步行去旺角,然後大家忽然想去九龍灣的紅色盒子。在紅色盒子中,除了嘻嘻哈哈外,也有趁機討論DNA的事。談的也許是一些小東西,不太重要,始終是慶生活動,還是以歡樂為主。那時正正是世界杯,大家最後選擇到了鑽石山看直播。其實V住的地方離我不遠,所以大家有機會可以討論一下,聊聊天。

輕鬆的背後,大家其實有想過下一步怎麼走嗎?有進展的話,該不會這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