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

那些年,我們做過了許多事,對的、錯的,也很多。

Episode 10 - 報紙的一小角

DNA第一場會議舉行的日期,說的是11月29日。這天以後,這一年DNA的步伐好像再次停滯不前。

12月,龜鐵終於就沙中綫黃大仙段作出諮詢,開設了兩場諮詢會。至於慈雲山行人系統,也有一場諮詢會。一如以往,我還是去了這幾場諮詢會。當時作為鐵路網上百科管理員的SOS,為了要得到更多關於沙中綫的資料,也跟我結伴出席黃大仙段諮詢會。

第一場諮詢會,出席的人數不太多,發言的主要是一名年輕的男子。這名男子,看似熟悉鐵路發展,更提出不同技術上的問題,例如為何荔景站當年可以大規模改建,而鑽石山站不可以利用同樣方式,善用興建時預留的空間,設計成一個更為方便的轉車站。1

參與人數確實不多,諮詢會也比以往提早完成。完結後,我和SOS與那個年輕男子一同步行,討論鐵路的發展,我也趁機向他介紹DNA。出奇的是,他居然知道DNA的事情,更知道DNA最近的進度。原來,他是巴打那邊的HY。找到DNA的委員,當然也互相交換聯絡方法,更相約出席第二天的諮詢會。

某程度上,我曾經以為從第一場諮詢會出席的人數,認定黃大仙區的居民對沙中綫不太關心,因為沙中綫在黃大仙只設鑽石山一站,更要是轉車站,理應為居民帶來便利。不過,從第二場諮詢會的情況來看,我的理解完全錯誤。

一條鐵路綫所牽涉的,除了是車站外,走綫和周邊設施也是不可忽視的部分。第二場諮詢會在竹園舉行,未開始已經有許多居民來示威。他們不滿的原因,主要是新走綫途徑他們的地底,當他們所住的屋苑要重建時,將會受到限制。更重要的是,新走綫需要永久徵用附近康樂設施的用地作通風井,可能影響景觀甚至空氣質素。

居民的憤怒是可以理解的,不過他們的激烈行動,絕不遜於社運青年。

諮詢會開始後,居民一直表達他們的不滿,指摘龜鐵作的是假諮詢。當其中一名住在新界、關注鐵路發展的周先生發言時,大家對於他所提的意見並非走綫問題而是接駁問題,感到十分憤怒,更將他們的怒火發洩到周先生上。一直以來,我還是在諮詢會中拍著片。遇到居民追打周先生的情況,一方面我仍然要真實地記錄現場的情況,另一方面則向同場的SOS和HY建議報警。那時其實已經太遲,因為其他人早已向警方報告,後期也有警察在場外戒備。

聽到這裡,相信大家也會覺得周先生根本沒有錯,錯的是那班居民。HY覺得要讓網民評評理,待我將諮詢會的片段放上網後,便將相關片段的網址放到黃金討論區中。回應的人數並不多,不過也有傳媒留意到。至於SOS,經過這一次以後,我也再沒見過他,直至2012年5月。

接連在12月18日舉行的,是慈雲山行人系統諮詢會。認識我的人都知道,其實我正正住在慈雲山。滿心歡喜想著:「這次不就是我主場嗎?龜鐵能夠在我們面前講大話嗎?」最後出現的觀眾,只有:一、二、三、四、五…五個人?再數數在場的人員,其實不又是那幾個人。結果是:要數整個會場出現的人,只需一雙手十隻手指便可以了。人也不多,意見也沒有,諮詢會在半小時內便完結了。T、HY、KH等人去了哪裡?當日立法會財委會正審議高鐵撥款,他們去了立法會大樓外集會。不經不覺,前兩回時高鐵仍然是大家不太關心的工程,這時高鐵爭議已經是全城焦點。最後,財委會未能在當日完成高鐵撥款,需要留待來年一月才能繼續討論。

兩天後,收到友人來電,說是竹園那次諮詢會的事情在日月報上報導了。聽到這件事後,我也大吃一驚,馬上買了那份報紙看看。雖然是報紙上的一小角,不過對於勾屍卻是重要的一大步,因為這段片段是放在勾屍的影片分享頻道。

讓人期待的聖誕節來了,大家也會出外慶祝的。平安夜要做甚麼?當然是去報佳音啦!可是我們報的,卻是「膠音」。那天出來的,應該有D、DL、KH、T、TW、V。還記得當時我們會去買聖誕帽,去過當時新開設的渡華路巴士總站,在便利店吃東西當晚餐,最後到尖沙咀鐘樓倒數迎接聖誕節。(不過其實倒數聖誕節來臨也沒太大意義的,不過過了去就算吧…)

愉快的時光過得特別快,2009年很快便過去了。這一年,到底大家做了甚麼?勾屍、DNA又如何?


  1. 當年興建鑽石山站時,已預留空間作東九龍綫月台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