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

那些年,我們做過了許多事,對的、錯的,也很多。

Episode 9 - 埋位,可以嗎?

“It’s better to be boldly decisive and risk being wrong than to agonize at length and be right too late.” - Marilyn Moats Kennedy (1943-)

「處事寧願大膽果斷、冒著出錯的風險,總好過不斷的道歉和後知後覺。」

整個夏天,雖然與朋友共同度過許多美好的時光,不過AY作出許多損害S利益的事,使整個畫面出現一些美中不足。AY在8月下旬「宣稱」解僱S,作為S的其中一位朋友,聽到如此荒謬的事,我也不得不出手。

我在S的討論區開設分身戶口,改戶口名字的時候,突然想起BL,最後決定近似BL的名字開了戶口。S與我裡應外合,將這個分身戶口定為該討論區聯盟秘書 處的秘書長。畢竟,S作為此討論區聯盟大部份文宣的創作者,對於AY反客為主的行為,實在難以容忍。S亦不甘心他所創作的名字和標誌落在外人手上,所以他 無論如何也要極力爭取他應有的東西。

後期,AY和他的親信在AY所開設的討論區嘗試發表文章評擊S,更開設投票讓整個討論區聯盟的會員能決定AY和S誰對誰錯。在AY的主場作投票,大家也 可能預料到最後的結果。既然預視到將會出現造票的結果,我也決定出手相助,這一次是借助在男友論壇鬧事小朋友的名字開戶口,說要主持公道。慶幸地(或是不知怎麼了),沒有人對這個好像從男友論壇鬧事的「小朋友」存有懷疑,更被邀請作是次投票的公證人,監察雙方的一舉一動。投票結果怎樣,其實都不重要,亦無需要考究:因為這些無道理的對罵,確實是年紀小的不智。

不知大家有沒有察覺,上一回我沒怎樣提過DNA嗎?因為這段時間,DNA根本是毫無進展的,想提卻沒有太多東西可以讓我去提。看到這裡的人,也許會看到我可能是一個有野心的人。當大家沒有意識到DNA計劃的存在,我和L與S等人仍然想著怎樣才能將DNA發光發亮。

我在11月的統一測驗完結後,便馬上回家草擬DNA計劃的介紹文件,寫下了這些日子以來我們對不同值得討論的地方所持的觀點與意見。我和L與S不斷的對 這份文件作出修改,在六天作出了六次修訂,由11月4日的0.1版,到9日已經推出了0.6版。正文由0.1版的約1500字不斷擴充至超過3500字, 附件最初只談DNA討論區的分版結構,到後來提出不同網站或團體的聯盟建議、三個數會之比較、建議活動類型甚至是規則等,整份文件加起來已經是一篇達一萬字的文字檔。

我們幾個人的努力沒有白費嗎?我不敢說,甚至我們也要負責將文件傳送至每一位參與DNA的人士,也要逐個向他們聽取意見。不過,隨後D等人的圈子舉辦踏 單車的聯誼活動,我得悉參與者大多為DNA的成員,決定在踏單車以後的晚飯時間與大家討論DNA的未來方向。不過,大家踏單車以後也很疲累,晚上去沙角邨吃火鍋時也沒有太多精神放在公事上,最後只是大家談天說地。

到底我們幾個人的努力是白費的嗎?我不想這樣說,始終有了一份文件,大家好像有了方向,開始思考不同的問題。這段期間,我們與J保持溝通,我們幾個也分享不同的意見。

當大家收到更多DNA的資料,好像也開始着緊這個計劃。最初的MSN群組不過是談天說地的地方,漸漸多了一些公務上的討論,召開了不同的臨時會議,例如商討《大會會議主席任期》及《各項議案投票方法及通過條件》。這時,已經是11月了。

不知怎的,大家對結構和委員會的組成有着許多意見,說穿了就是每個屬會都希望將整個結構堆砌成最便利自己的,得到最多利益的。那時勾屍不過是十人以內的 團體,許多事情的話語權都不敵加圖甚至更強大的巴打。相對於設有主席的加圖和巴打,勾屍的共同決策模式未被得到認同,當時D和T便曾經向我施壓,要求我們 勾屍要弄一個主席和一個副主席。主席是誰?當然是我這個始作俑者;至於誰是副主席呢?相信大家也想到,他就是S。

說了一個月,終於能召開會議。討論的地點為長沙灣一工業大廈的工作室,租用的價錢不菲,桌椅全都要逐項收費。第一個小時,大家都非常認真,對於一些人事安排作出決定,選出了J作DNA評議會主席、D作評議會秘書,我卻出奇地當上DNA臨時會議主席。所謂的評議會,就可以獨立於委員會的機關,負責監察委員 會的運作。至於我這個臨時會議主席,只是負責帶領大家開會,其實並無實權。這個位置,也是經常遭受不同派系施壓的位置,不是想像中受尊重、屬下惟命侍從的 「優差」。

談到DNA的合作模式,AW最開初拋出兩個方案:

不過,前者的作用不太大,DNA成立與否也不影響三會之合作。另外,會員身分將會出現不同問題:到底加入其中一個屬會,就能夠同時擁有三個屬會之會籍? 還是必須向三會申請會員,才可同時擁有三會會員資格? 至於三會完全合併,問題在於完全合併的話各會失去原有成立之意思和目的,缺少了獨立性及自主性。 更為重要的是:三個團體完全整合後,必定會有剩餘人手,冗員又是一個非常難去處理的問題。

這些看似「非黑即白」的方案,是否有其他更好的建議呢?說真的,S其實也是一個非常有計劃和一個懂得部署的人。所以他提倡採納中間方案計劃X:三個屬會將會予以保留,仍然設置獨立之幹事會及評議會。至於三個屬會將保留各自的內部架構,唯幹事會及評議會將擁有最終的決定權和控制權 。財政方面,則建議由幹事會及評議會中央負責。最後的結果是:S的優化方案確實能取悅較為成熟的巴打委員,只有加圖的委員仍然支持他們提出的完全大一統方案。

這個時候,KH突然宣布從勾屍轉投加圖,原因應該是他與加圖成員更為相熟,也覺得勾屍未必能有所作為。誰人都阻擋不了,我們幾個勾屍成員也只能接受KH轉會的事實。

談了一會兒,大家也有點累,於是因應大家要求而暫時休會。此時,我便開始「受襲」了。說的不是不同代表就不同議題在我身邊不斷游說,而是他們貪玩地將不同的物件拋來拋去。一恢復會議,便修定議事規則,指明不能在會議進行期間拋出任何物件。

最後要討論的,包括人手、議事、財務安排、辦公室地址、開設的活動與職位、最終會名、會員類型等。值得留意的是,當時我們已經提出DNA事故([email protected])計劃,打算利用剛開設交通學會的S,與其他學校的交通學會聯手,通過聯校網絡將DNA推廣出去。

會議開到五時便要完結,始終是租用場地,我們需要歸還。完結後我們又去沙角邨吃火鍋,大家也將公事拋諸腦後,不再想這些讓人感到煩擾的事情。當然,這個時候我可以理解,我也不太想在這個時候跟他們談下去。

說了幾個月,終於可以有機會認真討論了。這幾個月,確實有太多的煩惱。

最意想不到的,該是AY和S的討論區聯盟之爭。其實到了最後,AY和S誰勝誰負?大家也沒有結論。S順水推舟地,打算利用DNA與男友論壇有連接的優勢,邀請AY及整個討論區聯盟加入。聽到男友論壇這個響噹噹的名字,怎叫人不答應呢?不過,AY最後決定淡出這個圈子,原因是他實在太累,也要面對會考,不太想再去理會這個圈子所發生的事。最後,AY的親信接管了討論區聯盟AY派系的討論區,並另起爐灶,開設第二個討論區聯盟。

這個新的討論區聯盟,出錯的地方就是太多年輕的朋友去管理,而他們覺得要壯大這個討論區聯盟,就是要有許多許多的成員。結果是他們開設許多的討論區,不過這些討論區卻使到討論區聯盟的人流過於分散。加上他們的討論區都是免費開設的,服務供應商做不住了結束服務之時,大部分他們開設的討論區都無疾而終。好像有倖存者的,不過後來也是敵不過其他討論區,也無聲無色地關閉了。

開了會,好像有了進展。實情又是否如此?龜鐵就沙中綫黃大仙段作出諮詢,又會有怎麼的一番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