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

那些年,我們做過了許多事,對的、錯的,也很多。

Episode 8 - 夏末

“Summer will be gone in September but it’s still something I’ll always remember.” – Anonymous 「夏天雖然將於九月過去了,但這將會是我一直記著的時刻。」

慶幸的是,這次新路綫通車的採訪並沒有太多人發覺,也沒有太多討論。這天以後,我決定按計劃重啟社交網站的帳戶。

新路綫通車日的下午,與BW和S帶領一名參加者參與勾屍舉辦的「初探柯士甸」。行了以後,我也累了,決定回家去。不過,在尖東站,有一名我不認識的男子向我和S招手。心想:不是又有人認出我吧?原來,他是「唐雞」,TW不滿的人。看到「唐雞」的形象,也不是太差,沒有太多不妥,那我也沒有任何不禮貌的舉動。

回家以後,收到朋友堆中電話,說KH家人很久也沒有回家,以為他失蹤了,於是便向警方備案。朋友致電問當時與KH尚算熟絡的我,希望我能夠提供線索。可惜的是,連我都找不到他。為甚麼?其實KH沒跟家人說他去AW留宿,當家人找他之時,他好像在跟他的朋友們唱卡拉OK。然而他的電話沒有電,家人無論如何也找不到他。還好,KH最後還能自己回家,最後不又是去警署銷案。

有了多一張記憶卡,要將諮詢會的情況記錄下來就更容易了。22日的龜鐵觀塘延綫公眾諮詢大會黃埔段,除了S的出席,能夠幫我看守我們的物資,更是我首次嘗試將諮詢會的情況完全地拍下,放到勾屍在影片分享網站的頻道。

諮詢會以後,找了KH和TW,去西九龍渡華路的民安隊總部附近,迎接剛到那邊上課的DL。新路綫已經開通,到那邊方便多了。五個人在西九龍一帶遊遊走走了一個下午,只記得那美麗的夕陽。

沙中綫過海段爭議其實也算大,更牽涉到填海問題。龜鐵舉行諮詢會,不再是找例牌的項目經理和工程師,而是找來了城市規劃師何小芳女士擔任主持,配以負責過海段的工程師。想不到,在這幾次諮詢會中,再次見到SOS。

第一場諮詢會在上水舉行。那一次,我利用大會提供的紙提出問題,也是少數我會提出問題的諮詢會。何女士可能見我和SOS是席中比較年輕的參與者,所以她也對我們倆都有點印象。直到最近,又有另一些諮詢活動,她都能將我們認出。無論如何,諮詢會中我也有拍攝片段。

第二場諮詢會,這一次找來了S。S和SOS,當時更有機會談談交通網上百科的發展。第三場諮詢會,雖然是開學日,不過我和SOS仍然參與其中。總之經過這幾次活動,我對SOS有了認識。當時的他,不過是一個正常人。而勾屍在影片分享網站的頻道,也擺放了三場諮詢會的片段。

2009年9月,在街上問途人「菜園村」在哪裡?相信十個有八個都不清楚這是一條怎麼樣的村莊。九月的一個周末,菜園村村民以及關注菜園村的社運人士在時代廣場的公眾空間中舉行音樂會,讓途人認識和關注菜園村。當天剛參與完學校領袖生會舉辦的宿營後,便馬上乘車到銅鑼灣。那天叫了BW和S,當然他們也有將他們所知的告訴這群社運人士,更向他們介紹「龜鐵」這品牌,將「龜鐵」的標誌畫在社運人士製作的「汝樺號」。

這一年還是離不開那條新路綫。新路綫通車後,原有的接駁巴士都不管用了。K16這條接駁巴士最後一天服務之時,不知怎的我居然能夠用非常取巧的方法,在晚上外出。與我見證K16最美一夜的,還有D、KH、T、V等人。平常不太熱鬧的巴士站,突然多了許多巴士和鐵路愛好者。幸好,有關方面都有安排簡單的告別儀式,為K16的服務畫上完滿的句號。

當沙中綫過海段諮詢會落幕、菜園村音樂會下畫、K16的巴士徐徐離開巴士站時,DNA又有多行一步嗎?這一步,該怎麼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