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

那些年,我們做過了許多事,對的、錯的,也很多。

Episode 6 - 重光?

“Man is unhappy because he doesn’t know he’s happy. It’s only that.” - Fyodor Dostoyevsky (1821-1881)

「人之所以不幸,是因為他不知道他是幸福的;僅僅是這個原因。」

也許,我也曾經認定過去這個星期發生的事,是一場不幸。不過,這些年過後,遇到不同的逆境,才驚現當年的事帶給我更堅強的意志力,使我克服困難。或許,我能夠得到這種能耐、機靈和知識…,是這件事帶給我最大的得著,其實我並非不幸福的。

一個星期以後,我開始嘗試放下口罩,最少面對這一群與我同行的朋友。8月4日,D坐直通車去強國,我們除了到D的專屬入口1外,更到大學站目送他的列車而去。那時,跟KH、T他們在列車上討論,大家也支持「勾屍」繼續發展。

這些日子,也要替學校的辦學團體賣旗。還記得賣旗日,遇到我的同學。他們的話題,總離不開當天的事。領隊老師看似不知道這件事,對於戴著口罩的我存有疑問,還以為我病了。有些熟悉網絡討論區的同學也許看穿了,明白背後的意思。

龜鐵在這個暑假看似很努力,不斷的舉行諮詢會,這一次是觀塘綫延綫何文田的諮詢會。時間是星期六黃昏,其實出席的人並不多,大多都是居民。始終這些時 間舉行諮詢會,並不是非常的適合。表達意見的,大多數是希望車站可以設在何文田的中心地帶,而並非前山谷道邨的何文田區邊緣。沒有人在旁,自己仍然記錄當天的內容,上載到當時我的個人博客。

新路綫通車前的星期天,一切開始準備就緒。還記得當天與S一同到紅磡以及尖東,看看當時的準備情況,還拍下不同的照片。那時,我也不再在S前戴口罩,最少我也該放鬆一下。這個星期天,也許是那件事發生了兩個星期以來,心情比較好的一天。

參與過九龍城居民在7月舉辦的居民大會,他們也開始認同我們。他們在那條新路綫通車前兩天,與龜鐵負責沙中綫的同事會面時,他們也邀請我和D、TW列席。他們期望我們能夠聽取龜鐵提出的意見時,替他們衡量龜鐵所提出的方案是否滿足他們的要求;不過,我們也只是旁聽,頂多是筆錄和拍照。會面完結後,他們也邀請我們一行人到九龍城街市聽取居民不同的意見,最後更寄語我們要繼續努力。

雖然經過上一次的事件,拍片是非常的危險。不過為了要見證新路綫通車的歷史時刻,我也特地多買一張記憶卡。

至於要替「勾屍」開討論區的事,當時我屬意採用L的QBBHK Forum。不過,我在「勾屍」甚至反BBQHK群組中過於進取的舉動,則惹人懷疑我有心吞併其他圈子…


  1. 當時港鐵為慶祝城際直通車30周年,推出「直通車週末優惠套票」,並與pVideo合辦網站。當中片段更提到「獲邀嘉賓」有其專屬入口,成為當時我們圈內的常用詞語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