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

那些年,我們做過了許多事,對的、錯的,也很多。

Episode 4 - 事旦上位

「今次這件事對我和我身邊的人都造成很大困擾和傷害,我承認以前是好天真和好傻,但現在已經長大了。」- 鍾欣桐 (1981-)

沒有人會預計到,簡單的幾個舉動,足以造成極大的困擾。

自從反BBQHK群組內部正式分裂成兩派,群組依舊存在,但參與其中的人已經減少。在D的圈子中,也找到幾個人一同前往最接近堆填區的那個車站,乘坐首班車。

首班車前的一天,家母與妹妹都不在家,到了深圳渡假。那天下午,叫了TW上來,沒有討論「勾屍」,只是來玩玩的。晚上,跟姑姐到西環吃飯,然後到她的家替手提電腦充電,以便在該時使用。

離開姑姐的家時,已經是晚上十一時多,與她的朋友一同坐的士到金鐘站。坐龜鐵到觀塘站,等待著說好會到的KH。不僅是KH,同行的還有D、T和V。大家都到齊的時候,不過是凌晨十二時多。既然還有時間,我們到了裕民坊的「牡丹樓」,一直坐到三時多。這幾個小時,曾經吃過凌晨限定套餐、玩過卡牌、也無所不談。至於沒有去到的AW,我們則從他手上取得Wi-Fi帳戶,以便到時能夠連接網絡,報告最新情況。

這個時候,不知怎的,覺得時間過得很慢。在「牡丹樓」吃過、玩過、聊過,好不容易才挨到三時。這個時候,大家也有點著急了,決定搭的士前往。司機聽到我們的目的地,也有點錯愕,因為連他,也不知道確實的位置在哪兒。在觀塘打的,不過是65元,每個人也只需要付13元,算可以接受。

到了該處,也只能在車站周圍逛逛,從公共運輸交匯處,經環保大道前往住宅那邊的入口。在住宅那邊待了一會兒,還是覺得交匯處那邊較為舒服,最後都是回到那兒。走來走去,也不過是四時多。幾乎所有對外開放的地方,都行過了。要數印象特別深刻的,非提車站後面的公眾廁所不可。沒有太多人使用過,非常乾淨;更有冷氣開放,舒適非常。還有沒有巴士的交匯處,我們能夠在交匯處隨便走,隨便坐。那時,我們決定,由我代表D、KH、T和V等人接受訪問。

直至五時,才開始有傳媒和其他鐵路愛好者到達,當中包括M和R。到來的傳媒,包括大埔的代表、荃灣的代表,還有灣仔的代表。至於最近的將軍澳代表,卻不在這裡。也有一班市民到來,包括區議員方國珊、也有當天生日的雙胞胎。

當車站的鐵閘徐徐上升,我們一同跑上樓梯,爭著成為首位入閘的乘客。當時仍收集車站指南的我,入閘後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向客務中心的職員索取車站指南。列車開出前,各傳媒有時間去訪問不同的乘客,而乘客也有時間安頓一下。

列車在千呼萬喚之下開出,乘客們固然興奮。M作為模擬交通製作者,在首班車當然要搶先錄製車廂廣播。這個時候,反而覺得時間過得特別快,列車很快便到達調景嶺。

到達調景嶺後,才見到將軍澳代表。拿著最新的車站指南,接受將軍澳代表記者的訪問,沒有想到太多。上車前遇到打算在列車開香檳的男人,我也預料到這次通車活動將有一定的娛樂性。在高呼「生日快樂」後,十分鐘以內的行程,很快又完結了,回到了新車站。在車站待了一會兒,我與V打算回到車廂,看到將軍澳代表的攝影機。其實我們對將軍澳代表沒有到來報導真正首班車有點不滿,加上當年亦有人「舉牌」表達不滿,我們決定有樣學樣,舉牌表達我們對將軍澳代表的微言。寫完這些字後,我和V坐在攝影機能拍攝到的座位,將紙張舉起。這樣的舉動,惹來攝影師憤怒的回擊:「你們不尊重人,不尊重自己!」但是,我們聽到這一句,沒有收手,反而激起我們的怒火,V說是不想入鏡,才作出此等舉動。

這小風波以後,我們終於能夠集結不同的鐵路愛好者,包括AW、BL、DL、KH、M、R、T、TW、V,還有數名我不太認識的鐵路愛好者。聽到我們的遭遇,覺得將軍澳代表實在不妥,決定到將軍澳中心「牡丹樓」召開早餐會,吃早餐時也討論如何反擊。有人也說不如將這件事推上黃金討論區,讓更多人批評將軍澳代表的無禮對待。吃完早餐,休息了一會兒,「復仇者連盟」出動。出動以前,我們在將軍澳中心的出口把手疊在一起,大叫一聲「Hi」,以振聲勢。

回到車站,遇到傳媒,當然道出這件事,可是沒有太多人理會。當時有許多人示威,包括將軍澳居民反對3+1,也有菜園村居民表達不遷不拆的訴求。當年仍未有太多人知道菜園村的事,報道不太多。只是有人在菜園村示威時,高呼一句:「我要打倒菜園村!」至於我們,也只是在列車上利用手上的紙和電腦,展示這些訊息,也讓朋友拍照。

大家也累了,我們在十二時許決定離開。至於「勾屍」首項活動 - 康城初體驗,也在S的帶領下,在下午順利完成了。

滿以為所有事情在上鏡後就完結了,實情並非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