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

那些年,我們做過了許多事,對的、錯的,也很多。

Episode 3 - 革命以後

“Nations have no permanent friends or allies, they only have permanent interests.” - Lord Palmerston (1784-1865)

「世界上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

「七七麵包橋事變」後,BBQHK看似沒有太多事情發生,一切貌似正常,除了是臨時禁止會員註冊以外,還有部分活躍會員被封鎖了。事實上,暴風雨來臨的前夕,總是特別平靜的。

反BBQHK群組仍然存在,可已經變成吹水群組。雖然大家目標一致,可是部分人之間的矛盾並不會因此而得到化解,最少,AW、D這群人與部分黃圈的朋友經過數年前的事以後,仍然不能放下。

這些日子,仍然有龜鐵公眾諮詢大會。我依舊與KH出席,而KH亦有表達意見。面對不同居民的爭執,龜鐵也逼於無奈,將只有三場的公眾諮詢大會,加到…四場!(嘩!真多呀!)

在這個過程中,聽到九龍城區居民對沙中綫走綫有著不同意見,我亦曾與BW和S到中央圖書館的參考圖書館找尋自1960年代的資料,以便去了解發展的歷程。雖然BW聲言已退出「勾屍」,但實際上只是他單方面宣佈,沒有人正式接納他的退出。最少,到現在這一刻,他與樣本一樣,仍然被我、S和TW視為創會會員之一。不過,即使他的心已不放在「勾屍」,我們仍然視他為朋友,有時候仍然會找他出來。

後期加入的L開設了反BBQHK討論區,更將討論區命名為QBBHK。至於AW亦開設網上電台,播播歌吹吹水。

另一邊,S亦被討論區聯盟另一合作夥伴AY爭權。AY本身開設巴士討論區,而S當年開設交通綜合討論區,他們曾於2008年奧運期間合作,提供奧運賽事資訊。及後他們更創立討論區聯盟會員通訊,並成立聯盟的子網站,提供交通路綫的資訊。「話說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三國演義的這一句話,形容不同的圈子都適合。AY的野心該很大,為爭取更多權力,他開設了不同的傀儡論壇,並將加入併入該討論區聯盟。AY更自封自己為討論區聯盟的「行政總裁」,擺出不可一世的模樣。

「勾屍」成立已大半個月,正式的會員仍未招到,原因是參加者需要參與勾屍之活動,才能得到會員資格。不過,在反BBQHK聯盟中,勾屍創會委員亦參與其中,所以也找到若干個支持者。

事實上,大多數組織都有著自己的討論區,當時我們亦曾考慮過自行開設一個討論區,方便聚集不同的鐵路迷。不過,當時大家沒有太多時間處理這些事務,加上S亦面對AY及其黨羽的四面夾攻,也有著L的QBBHK討論區,最後也暫時放棄自行開設討論區的計劃。既然如此,不如找人承接「勾屍指定討論區」,善用現有的資源。當時的我,其實心中已有心水。

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反BBQHK群組仍然是吹水群組,說著很多無聊的話題,包括最近的熱話、諮詢大會的所見所聞、生活上的點滴、勾屍該怎樣走、不同形式的惡搞,甚至是,點評JW當年創作的BVE沙紅線。

一些過節,並不是一時三刻便可以化解。D與FM的對立局面,其實也是慢慢地產生出來的。沒有人想到,「七七麵包橋事變」過了半個月以後,所有人過去的恩怨都已經浮上水面。D在群組分享自己所拍的照片,並宣稱自己是「專業攝影師」。FM不能接受D的自吹自擂,與D開始有所爭執。此時,D也想不到自己說自己是「專業攝影師」,會導致一場不可收拾的罵戰。D也第一次在MSN找我,希望我能夠協助「救火」。罵戰最後叫做平息,不過對立的局面已經無法改變。也可能是這段時間,我跟AW、D他們有比較多的接觸,加上KH與D等人相熟,我也慢慢加入了他們的圈子,成為他們的一分子…

距離最接近堆填區的車站,在此時也快將開幕。我們也部署著,如何可讓更多人認識「勾屍」。最少,沒有太多人知道,「勾屍」是有份參與「七七麵包橋事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