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

那些年,我們做過了許多事,對的、錯的,也很多。

Episode 2 - 革命

「勾屍」既然是從關注未來鐵路項目為主,不如將它定位為以新鐵路項目關注為主的鐵路組織。決定了定位,除了龜鐵官方的公眾諮詢大會,我們也決定參與九龍城區居民舉辦的居民大會,聆聽不同持分者對鐵路的訴求。

同樣關注沙中綫的,除了是TW,S也對此有興趣。他在舉辦居民大會的下午特地前往九龍城,陪伴我出席。當中除了聆聽居民的意見,私底下亦討論新生的「勾屍」該怎樣走。接下來的晚上,又是另一場龜鐵公眾諮詢大會,KH也有過來。我和KH當時用「勾屍」的名義發言,不過我們表達的意見,似乎其他已有特定立場的參與者並未能認同。他們只希望表達他們對九龍城段走綫的立場1 ,並不希望聽取我們對於優化走綫或車站命名的意見,結果我就被這班居民用粗口辱罵。此時此刻的情景,到現在也不能忘記。

有時候,我的想頭也許太大,未必所有被邀請成為「創會會員」的朋友都認同「勾屍」的存在價值。

七月的第六日,BW突然在MSN跟我說道:

「致勾屍委員會: 因受到種種原因,逼使本人離開本會,本人決定將會即時退出。

同時,與車指網合作的活動將會取消,本人將會停止協助宣傳及舉辦。

由2009年7月7日06:00起,本人正式退出,以無後顧之憂。」

在MSN看到BW一句一句地打出這些句子,我也意識到這將會是非常嚴重的一件事。畢竟,BW的能力不可受到質疑,最少我對他的能力是肯定的。他假若退出,對成立僅七天之勾屍將會亂了陣腳。要切法挽留,我在MSN對話中加入了樣本、KH和TW。

BW在群組對話中指出:我們的年齡比他大,年齡平均數也如是。他作為最小的,沒有人聆聽他的聲音。他也覺得條款不平等,強逼他將車指網跟勾屍當時打算開設的論壇合併。

他用了不同的速成代碼表達他的意思,我們忙於解碼,他也表達他的不滿。說服不到他,我也只好跟他一起發瘋,在對話中不斷加入這個圈子我所認識的朋友,當中包括BS、D等人。加入對話的人愈來愈多,連自己也感到混亂。BW也趁機離開對話,脫離這混亂的局面。

不同的人加在一起,產生的化學作用可真大。大家的共同話題,竟離不開BBQHK如何的專制、獨裁。這,就討論了一個多小時。也許當時我已經對BBQHK的小朋友有所不滿,早前亦已發表言論表達這般的立場,當時我對部分小朋友會員有所反感,當中又以「BB鐘30」為甚。大家的不滿,讓大家團結起來,決定要採取一些行動,向BBQHK的高層表達:我們憤怒鳥!

當時的TW已帶點火爆,表明在香討與BS有點過節,也對齋Talk的「唐雞」有所不滿。踏入7月7日凌晨12時正,TW突然爆出一句:「找人去BBQHK洗版啦!」大家討論得十分憤怒,所以也和應TW,一同部署策劃。此時,「坑口」亦開設了M群,一班志同道合的人也有加入,商討如何對付BBQHK。

所謂「孤掌難鳴,集腋成裘」,一班人策動的洗版行動,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招數,讓我們樂翻了。除了破壞不得張貼巴士圖片以及使用粵語的規定,更張貼炒相、改編潮文,並發問多條非常無聊的問題,包括可否於柯士甸站的路軌排便﹑在柯士甸站排便會否很辛苦﹑若在機場快綫列車中人有三急怎辦等。其他活躍會員以為我們的戶口被黑客入侵,向BBQHK的管理員報告,結果他們暫時將我們的戶口封鎖,更於MSN詢問戶口使用情況。為了能夠繼續於BBQHK生存(其實是密謀再次造反),我假意說沒在胡亂發帖的時間上過網。他們也沒我們法子,遂把戶口解封。

這次的行動非常成功,雖然短期內BBQHK人流沒太大影響,但貼文量和質素日益下降。當時的管理員也聲稱因該次事件而為論壇升級,但最終亦不了了之。同樣,當時我們開設了許多分身戶口,他們也決定暫停新用戶註冊。在這個過程中,我從只認識少數鐵路迷,去到認識一班曾活躍於BBQHK的朋友,當中包括AW、BL、KC、T、V等人。

心水清的朋友也許會留意到,事變的日期是7月7日,這就是盧溝橋事變七十二週年的日子。再加上,BBQHK有位管理員叫作「麵包橋」,我們這群人將這件事稱為「七七麵包橋事變」。


  1. 在2002年,九鐵投得沙田至中環線,九龍城段走綫是靠近新填海區的土瓜灣道(下路)。
    • 2008年的合併方案,九龍城段走綫仍然是行經下路。
    • 不過在2009年5月提出的修訂方案,沙中綫九龍城段走綫卻建議移上至馬頭圍道(上路),以服務更多居民。修改走綫,令下路一帶的居民感不滿,當中又以翔龍灣居民更為憤怒。
    • 憤怒的原因是,當年購入翔龍灣時,發展商曾聲稱沙中綫土瓜灣站將設於樓盤附近。(當年的說法確實沒錯,如根據當時的規劃,土瓜灣站的確是在翔龍灣附近。)
    • 港鐵則解釋,由於啟德發展計劃將會「零填海」,沙中綫行經下路,服務人口比行經上路為少。再加上,1960年代的沙田綫,九龍城段都是行經上路。為照顧多數人的利益,將九龍城段修訂為行經上路是無可厚非的。